联系我们    收藏本站
首页 新闻 专题 活动 评论 音乐人 商城 论坛 杂志
详细信息

德国Dance Punk电子双人组Digitalism京沪巡演

 

    发现问题,解决问题——如果这个世界上人人都能做到这一点,恐怕咱要再多发明几个诺贝尔奖备着了。地球上有无数喜欢音乐的孩子,每天他们在无数首歌中感叹属于自己的那首神曲在哪里。

    那时出身德国一家独立音乐厂牌门市人员的Jens Moelle和İsmail Tüfekçi以前在常常为这种事情烦恼,知道有一天他们接受了老板的鼓励,自己开始制作音乐,并成立了Digitalism,属于他们世界也即顺理成章地开始了。

    从2004年到现在,Digitalism已经发行了《Idealism》、《KitsunéTabloid》、《I Love You Dude》和《DJ-Kicks》四张唱片,合作过的超级大牌如The Presets、Tom Vek、The Futureheads、Daft Punk、Tiga、Klaxons、White Stripes、Monk、Depeche Mode、Cut Copy等等也是无数,作为一个既有live演出又在俱乐部里不停上演让人跳不停的DJ set的组合来说,Digitalism的第一张单曲却是向The Cure《Fire In Cario》致敬的《Digitalism in Cario》,可见他们作为电子一代的少年心气的确非同一般。当然,有一点需要说明的是,二人对于音乐的兴趣的确不是在跳舞俱乐部中被培养出来的,他们迷上音乐那会儿只是两个处在青春期开始的毛头小伙子,是在自己的卧室里鼓捣那些奇奇怪怪的合成器的最佳年龄,而当时德国汉堡本地的跳舞音乐电台OK Radio里播放的法国电子新浪潮的迪曲,自然也就当之无愧地成为了Jence和Isi的电音启蒙老师,二位对Daft Punk等法国标志性电子乐组合的认识也就是从那时开始的。

    早期Digitalism制作音乐的过程也许可以被DIY界拿去做典型教材。他们跟本没有理会最新型号的电脑和软件,Jence想都没想就大刀阔斧地把那些早就灰尘满满为别的电脑战死的零件重新组合,把它们组装成了属于Digitalism的Franken-computer,所以两位为音乐而生的少年那时的工作方式也是极赋创意,而因为制作音乐的工具的特殊性,往往Jence和Isi得到的小样儿结果也是惊喜不断。

    作为一对混音高手,Digitalism对于自己的作品倒是有些过于保护,至今他们只授权了Erol Alkan混了他们的那首《Jupiter Room》,而重新被编辑的部分也是微乎其微。“就像大片儿续集一样,为什么就不能把一二三四集做到一起让它成为一个史诗,而非要在第四集之后让第一集被遗忘呢?”Jence说道。针对这个问题,Digitalism有时候会为一首歌做出好几个版本,“我们不认为别人对我们的作品的重新剪辑是remix,对原作的重新剪辑就好像是围绕地球转动的卫星一样。”

    北京站:北京9月28号- 灯笼俱乐部

    上海站:上海9月29号- IBIZA

    票价:150/100(预售)元

最新发行
2乐坛快讯  新声堂 8 粉末的力量是无穷的——大粉乐队采访 11幻想着世界末日的春天——“街道杀死奇怪的动物”专访 摇滚中国 14 五彩斑斓的调色板——White+专访 ..
推荐商品更多>>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投稿  |  商城  |  政策声明
电话:(0311)88635267 邮箱: [email protected]
地址:河北省石家庄市槐安路113号 本网站由【蓝点网络】制作开发
Copyright?1999-2008 www.xmusicmag.com All rights revered. 冀ICP备05003386号